黄胄写意画猪,变化无常!

黄胄写意画猪,变化无常!
猪多肥多粮食多黄胄喜欢动物,特别是与人类密切触摸的家禽家畜,并不在乎它们是不是“难登大雅之堂”。其以熟练的技巧取舍它们心爱动听的瞬间,让观众也为之振作。黄胄笔下的“猪”,形象圆滚心爱,但又变化无常。如为抢食从其其小猪背上横跨曩昔的西北“阿克苏小猪”和《猪多肥多粮食多》中奋力攀爬饲养员手中喂养桶沿的南边海岛小猪,它们急不可耐的表情都令人哑然失笑;又或是闲庭漫步的“满圈肥猪”,或以奋步疾走之态出现“家畜之首”的威严,可谓是“千猪千面”。猪年画猪赶猪图家畜之首题识:虽云家畜之首,所谓大雅之堂难登也。余应立堂为小雅堂此图或可糊壁。癸亥年春黄胄写于雨石居肥猪图喂猪图肥猪图双猪图肥猪图肥猪图猪长的肥头大耳,在人们的心目中 ,它是那样憨厚老实,循规蹈矩,从不去加害他人,并为人们带来经济上的充足和美好,成为老百姓家中的“聚宝盆”,因而“猪”又叫“乌金”,在我国民俗文化中,有招财进宝之意。猪还有许多其它的涵义和标志。赶猪图牧猪图赶猪图赶猪图有了猪,天然就有牧猪人。黄胄“牧猪”体裁的著作,则是经过表现动物和人类的调和同处,赞许生命的美和人类勤劳的质量。肥猪图饲猪图猪肉好吃亦好画题识:悲鸿先生曾画一水墨猪,气韵极好,可见猪肉好吃亦好画饲猪图黄胄对猪宝宝进行了仔细的调查和翰墨操练,那一幅幅圆乎乎、胖墩墩的憨态相,看起来象是一群心爱的小孩子在游玩。猪在黄胄笔下被表现成有爱情的动物,是人类的朋友。黄胄不单是在为这些心爱的动物逼真描写,更表现出其是怎么酷爱生活、酷爱生灵,力求在艺术创作中表现完美以感染其人。44